中國江蘇網6月9日訊(記者 郭蓓 通訊員 梅丹 韓昊)沒有騰雲也沒有駕霧,大師兄孫悟空穿著件大紅襯衫,7日晚揮手走進了南京師範大學仙林體育館。“大師兄來看你們了!”話音未落,全場1700多人掌聲雷動,“二師兄,沙師弟,師傅都被妖怪抓走了!”六小齡童開著玩笑,拱著手,繞體育館前臺禮讓了一圈,給南師大的學子們獻上了一場精彩的“苦練七十二變,笑對八十一難”講演。
  大師兄驚呼“又來女兒國了”
  “舞臺太遠,我下臺講如何?”剛“跳”上舞臺的孫悟空又利索地“跳”下舞臺,這一上一下引爆了全場的熱烈氣氛。大師兄一下舞臺,就定睛掃視了一番看臺,“這不是又來女兒國了嗎?”全場爆笑。“大師兄真的來了!”看臺上的同學們又呼又喊,陪伴自己度過童年、少年時代的孫猴子就這樣活生生地站在了同學們的眼前,激動的情緒難以掩飾。
  孫悟空大家都認識,六小齡童也都聽過,但是章金萊是誰?很多人都犯了迷糊。“有人叫我六老師、小齡童爺爺、孫爺爺,還有叫猴老師的!”現場爆笑,大師兄打趣完自己的名字以後,繼續爆出了“囧”事,“我在機場過安檢的時候,工作人員看了我半天,說我的身份證是假的。他說‘你不是六小齡童嗎?怎麼是章金萊呢?’”現場又是一陣哄笑,“其實我叫章金萊。”開場不到五分鐘,體育館里就笑聲、掌聲不斷。拿著話筒的章金萊,肚子里裝了無數故事,兩個小時的“隨意聊”根本停不下來。
  “我們不許你老”
  1982年開拍《西游記》的時候,章金萊說那時自己也曾年少輕狂,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在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種形象,他卻暗下決心,希望一千個觀眾心目中只有一個“美猴王”。時至今日,他並不後悔自己曾這樣“輕狂”,因為六小齡童和孫悟空已經到了“傻傻分不清楚”的境界了。
  “你是那個演六小齡童的孫悟空嗎?”“我是看著你長大的!”“你臉上的毛去哪了?”“我看這個醫生怎麼看都像是孫悟空變的!”……章金萊分享著自己遇到的各種奇聞趣事,美猴王的角色如此深入人心,以至於當章金萊問到“誰能說出除了《西游記》外我還出演過哪些作品”時,全場1700多人只有一個女孩舉起了手,在大師兄的幫助下才疙疙瘩瘩地講出了三部,《一九三九·恩來回故里》、《歡天喜地七仙女》和《猴娃》。
  章金萊曾遇到過兩個女生,其中一個女生很驚訝地問“你怎麼這麼老了!”章金萊假裝生氣地說“許你成長,就不許我老了?”後來這個女生給章金萊寫了封郵件,郵件正文無非是表達一個粉絲對偶像的喜愛,但標題卻深深打動了章金萊的心:“我們不許你老”。他說“一個演員連老的權力都沒有的時候,就是最大的榮譽。”
  六小齡童的夢想
  六小齡童出生猴王世家,小時候他跟著父親出門,大家都說“這是六齡童的兒子”,“我希望以後有一天人們看到我爸會說‘這是六小齡童的爸爸’”果然,《西游記》播映以後,六齡童就成了“美猴王的爸爸”。“那時候我爸很驚訝,‘我是老猴王,怎麼成了美猴王的爸爸了?’”章金萊笑著說,“那時候才知道孫悟空這個角色被觀眾接受了。”
  成名以後的章金萊有很多夢想,他想把吳承恩的一生呈現給大家,他等了十年,遇到了闞衛平,才有了《吳承恩與西游記》;他希望美猴王立足中國,走向世界,才有了與美國導演合作演出3D美猴王的計劃;他還希望在海內外建立“西游記主題公園”,將中國的文化推向世界,這個計劃何時才能實現?章金萊一直都在努力。
  “人無我有,人有我好,人好我精,人精我絕,人絕我化。”這是章金萊的人生格言,他以此結束了自己的“講”,緊接著是“演”的部分,熟悉的音樂聲響起,大師兄掄起金箍棒,左右開弓。這熟悉的場景帶著全場同學穿越到了小時候,“六小齡童耍金箍棒的那一刻我有點想哭,這真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孫悟空嗎?”好多童年的記憶閃回同學們的心裡,被猴哥闖入的女兒國,此晚都在經典中沉醉了。  (原標題:孫悟空“闖進”南師“女兒國” 六小齡童笑對苦難話人生)
創作者介紹

李克勤

fw28fwkdg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