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早報記者黃雲顏雪 陳蕎攝影方煒
  前日成自瀘高速重大交通事故中,癱坐在一堆汽車殘骸旁指揮交通的圖片讓成自瀘高速交警顧磊受到了極大的關註。事發時正在處理事故的顧磊從“死神”手中撿回條命,雙腿不能動彈的他坐在地上指揮驚慌的人群互救。
  昨日顧磊躺在病床上直面質疑——第一起事故處置是否規範,他也很坦然:“我相信,所做的經得起考驗,如果可以,我願意接受倒查。”
  天府早報記者走進病房,聽傷者和家屬講述車禍那刻的驚魂,還有感受到的絲絲溫暖……
  交警本色
  能動的,把老人和孩子救出來。”無法站立,顧磊索性坐在地上聲嘶力竭地喊,他想讓驚慌的人群看到,一個受了傷的交警還在這裡指揮,希望大家能冷靜下來,“知道怎麼自救,知道怎麼救人,知道去哪兒。”
  ■交警講述
  “汽車向我飛來,只能往山上跳”
  昨日下午4時30分,根據醫囑顧磊需要接受腿部照片檢查。他躺在擔架床上被推出病房,妻子唐敏和朋友陪著他。前日事故中受傷後,顧磊被送到仁壽縣汪洋鎮中心衛生院治療,昨日上午他與在這裡接受治療的部分傷者被轉到了仁壽縣人民醫院。
  8日下午,顧磊正在值班。下午3時許接警,一輛轎車發生側翻單車事故,占用外側一條車道。顧磊與成自瀘高速交警大隊協警李小鵬趕到現場,“那段路很平緩,視線條件也好,因為是周末車流量較大。”
  顧磊與李小鵬分工,由李小鵬在距離事故車後500米遠外設置錐形筒,為處置事故設立安全隔離帶,李小鵬按照規定著裝,站在隔離帶起點指揮車輛沿左側車道減速通行。
  顧磊與路政工作人員指揮救援拖車扶正側翻轎車,將轎車拖上平板拖車。“拖到一半,事故車主說要上去找行駛證。”顧磊說,他讓拖車暫停,並催促車主快上去找,好快點離開現場。“幾聲巨響。”顧磊轉頭,看見一輛罐車“瘋了一樣”向左側排行的車隊撞去,“眼前的車,一部分被捲到車肚子下,一部分在空中翻滾,七零八落地落到路面和隔離帶中。”
  撞擊中,一輛奔馳車飛向顧磊。“我下意識向後跳,但我背後是山,雙腿還是傷了。”
  顧磊以為自己腿斷了,但現場的情景讓他逼迫自己冷靜下來。車裡的人在往外爬,還有人被困,傷者大喊著救命,罐車下卡住的一輛豐田轎車開始燃燒並引燃了罐車……“撤到後面去。”他開始聲嘶力竭地喊,“能動的,把老人和孩子救出來。”無法站立,顧磊索性坐在地上,他想讓驚慌的人群看到,一個受了傷的交警還在這裡指揮,希望大家能冷靜下來,“知道怎麼自救,知道怎麼救人,知道去哪兒。”
  發現手機和執法記錄儀都被撞壞後,顧磊用一名車主的手機報了警,並向120強調:“多派救護車。”救援展開後,顧磊見到了事發後失聯的同事李小鵬,“看到他沒事,讓他再打120。”
  ■從警經歷
  只能儘量避免隨機危險
  “我當了9年交警,類似的險情也經歷過。”顧磊很清楚,他的舉動在事故發生後應急處置中的意義。
  2005年,財務專業畢業的顧磊通過公招入警。成自瀘高速通車後,他調到成自瀘高速交警大隊,主要負責路面交通事故處置。
  “開車跑高速,人特別容易困倦。”顧磊稱,不僅如此,高速公路相對封閉、偏僻,一旦發生事故,危險性都比較大。
  顧磊坦言,不是不知道高速交警工作的危險和辛苦,但正因為如此,他認為這份工作很有意義,“那些隨機的危險,我們是沒有辦法的,只能儘量避免。”
  ■回應質疑
  “我認為我經得起考驗”
  “後來想,很危險,挺害怕的。”躺在病床,顧磊才開始後怕,各種信息也開始轟炸他。
  事故發生後,網絡上有人對第一起事故的處置是否符合規範提出質疑,有網友質疑事故交警,也就是顧磊和他的同事是否有做好警示措施,或進行有效的交通管理及疏導。
  “有朋友告訴了我。”說到這,顧磊變得神情黯然,他拿出手機,此前雖不斷有消息提示音傳出,但被他塞在枕頭下,“不想看了”。
  顧磊說,這不是逃避,如果啟動對事故的倒查,他會積極配合和麵對,“不論是先期處置,還是後期救援,我認為我經得起考驗。”
  ■車禍傷情
  20名傷員最小3歲
  目前病情都穩定
  “12·8”成自瀘高速事故中,仁壽縣人民醫院8日接收傷員17名(12男5女,當日1名傷員出院);為便於統一管理,昨日又接收從仁壽縣汪洋鎮中心衛生院轉來的4名傷員,其中3名傷員在等待進一步的骨科手術。截至昨日記者發稿時,仁壽縣人民醫院共收治傷員20名,年齡從3歲到49歲不等,籍貫包括遼寧、成都、自貢、宜賓等,分別安排在骨科、胸外科、神經外科、普外一科和五官科。
  “目前所有傷患生命體徵平穩,病情穩定,沒有危重的傷員。”仁壽縣人民醫院醫務科主任魏志祥介紹。
  車禍中,有驚魂,也有溫暖……
  ■傷·逝
  赴喜宴 老人遇難
  8日晚9時,在廣東工作的謝先生突然接到妹妹電話,說父親和兄弟出了車禍。昨日上午,謝先生下了飛機才得知,父親已在車禍中去世……
  8日,謝先生的父親謝升俊和家人一起乘坐麵包車從富順縣趕往成都參加外孫的1周歲喜宴。當車至成自瀘赤高速94公里處時,謝升俊乘坐的車遭遇了罐車追尾。謝升俊和車上的另外一名60歲女乘客在事故中身亡,謝升俊的二兒子也頸椎骨折。
  ■傷·員
  毛毯溫暖3歲娃,好心人你在哪?
  3歲的川川(化名)是此次車禍中年齡最小的傷員,和他同一病房的爺爺、49歲的張春雲是車禍中年齡最大的傷員。經醫生初步診斷,張春雲肋骨骨折、鎖骨骨折;川川為下顎裂傷、右足骨折,傷情較重。
  事發當時,川川和爺爺張春雲一起坐車從老家自貢趕往成都,到川川父母處玩耍。事故發生後有人過來幫忙,受傷的爺爺讓先救川川。川川被救出後暫時放在馬路上,大哭不止,一位好心女士專門拿來珊瑚絨被子給他蓋住,“川川當時穿著上衣,但鞋子和褲子都沒了。”川川的媽媽胡宗英說,“如果找到這名好心人,我一定要當面感謝她!”
  新車四腳朝天“淡定哥”說沒啥
  相比其他人的車禍驚魂,27歲的威遠小伙劉剛要淡定很多。
  劉剛受朋友之邀,開著棕色福克斯前往仁壽。“他說車禍當時已記不清了,只是一瞬間透過後視鏡看到碎片在飛。”在仁壽縣人民醫院,劉剛的姐姐劉霞(化名)告訴記者,劉剛當時就昏了過去,其他人敲車窗讓他恢復意識,“他自己爬出來後,才發現今年4月份買的新車已摔得四腳朝天。”
  爬出來的劉剛意識已模糊起來,他在現場給他二姐打電話,袒露發生車禍了。對方聽他能打電話也沒當回事。“第二天,我和劉剛父母才從二姐口裡知道他住院了。”劉霞哭笑不得。
  經初步診斷,劉剛為腦外傷。朋友來看他時打趣道:“看新聞圖片就在想,開這個四腳朝天汽車的哥們兒不知道傷勢多麼嚴重。”劉剛回應很淡定:“我也沒啥子問題。”昨晨,劉剛給單位領導請假,“他只是說有點事耽擱了今天不能上班,一點也沒透露是成自瀘高速車禍。”劉霞說。
  (原標題:雙腿被撞交警癱坐地上指揮互救)
創作者介紹

李克勤

fw28fwkdg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